新闻资讯

news center

多位专家强调: 推动金融市场化改革 强化协同监管体制

发布时间:2018-10-11 来源:经济参考报 浏览量:364
      原中国保监会副主席周延礼、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等专家学者日前在参加由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北京市石景山人民政府主办的“2018中国银行保险业国际高峰论坛”时围绕着“新时代金融扩大开放与保险业改革发展之路”的主题阐述了各自观点。
      周延礼:协同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
      当前,在我国金融监管实践中发现,分业经营的金融格局,分业监管的监管体制在我国金融综合经营的环境下暴露出了诸多不适应性,主要表现在:监管思维、监管理念、监管制度、监管体制、监管竞争、监管空白、监管重叠等问题上。
      随着经济和社会的进步,特别是五大发展理念的要求,防范风险导向要求金融体制进一步深化改革。推进金融监管体制能够适应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要,已经成为当前金融改革的一个重要议题。不然的话,金融监管的不适应性风险在一定程度上会导致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隐患。
      回顾40多年来我国金融市场出现的一些波动可以看到,目前金融市场无论是股市、债市,还是汇市的异常波动都反映出金融监管体制的不适应性。在金融监管出现空白、叠加或者缺失的情况下,会给不法金融运作的套利行为创造有利条件,也助推了一些金融资源的体内循环,金融高杠杆率,金融成本的高企,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隐患不断加大,从而显示出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迫切性。
      2018年我国经济处在经济增长的新旧动能转换期,培育新的增长动能,优化经济结构,经济转型升级的任务十分繁重。需要进行较大的金融监管体制的改革予以配合,并且相适应。与此同时,要大幅度重塑金融体系,规避可能引发的预想不到的各类风险,因此循序渐进地推动我国金融体制特别是金融监管体制的改革,是较佳选择。
      周延礼表示,如果忽视金融机构与金融市场之间潜在的系统性关联,将导致多重监管和监管真空并存的局面,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一方面,金融监管面临同一问题存在不同监管标准、规则的局面,如监管套利现象;另一方面,监管竞争的博弈、监管空白和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也存在。“监管体制协同推进,势必成为金融市场健康持续发展的必然需求。”他强调。
      国际金融监管体制,把保护消费者的利益摆在重要位置,注重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特别是监管目标的设定,使监管协同得以实施运行。具体来看,在监管模式上,同时推进宏观审慎监管和微观审慎监管;在监管思路上,宏观审慎监管方面,强调积极应对跨市场、跨行业的金融市场环境,以系统性金融机构、监管为重点;微观审慎监管方面,强调金融机构的风险评估制度化、标准化、常态化;在监管标准上,强调金融机构的资本充足率、保险偿付能力等,注重金融机构之间连带的责任风险,防止因经营不善、偿付能力不足产生行业中的连带影响。
      周延礼表示,协同监管的机制正成为国际监管的潮流,形成市场统一的制度规范、稳定性评估将是国际金融市场的未来重点。
      黄益平:金融改革应继续走市场化道路强化市场机制
      黄益平表示,过去40年的金融改革,用三个词简单概括:第一,数量比较大;第二,管制比较多;第三,监管比较弱。今天的中国金融体系,无论是看机构还是看市场规模都应该说是相当可观。同时,政府管制还比较多,政府对金融体系的干预程度还比较高。此外,我们的监管框架比较弱,存在很多问题。
      “从中国经济增长来说,这种特殊的改革轨迹还是很有效地支持了中国的经济发展。”在黄益平看来,随着市场化的道路走得不彻底,一些问题逐渐显现。一方面是金融的效率在下降,即金融边际资本产出率在下降,另一方面是金融风险在上升。具体而言,金融体系面临三方面问题:
      第一,现在的金融体系似乎已经不能很好地满足实体经济对金融的需求。以前金融体系比较有效地支持实体经济增长,主要是因为过去的金融需求跟原来的体系是匹配的,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变得不再匹配。比如,过去中国老百姓的收入主要是劳动性收入,未来资产性的收入会变得越来越多。但是,对于中国家庭来说,多数资产没有相匹配的投资渠道。对于企业部门来说,未来更多的是要实现创新和产业升级,更多依靠小规模企业、服务型企业、轻资产企业,但金融部门对这些经济部门的服务还不到位。
      第二,政府和市场之间的边界不是非常清晰。政府对金融体系的干预较多,包括我们经常看到的一些政策,政府的本意是希望办好事,但最后的效果往往不是特别理想,经常事倍功半,效果适得其反。
      第三,现在的监管体系有一些问题,管不住风险。过去我们三十多年金融体系相对比较稳定,主要是依靠两大因素支撑:一是可持续的高增长。高增长的好处是在发展中解决问题,很多风险随着经济的发展被化解掉了。二是政府担保。出了事没关系,由政府来兜底,慢慢化解掉。
      未来的改革应该怎么走?黄益平认为,第一,过去的金融体系都是以银行为主,未来很长时间可能还是以银行为主,但是资本市场也许可以发挥更多、更大的作用,也就是政府说的要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
      第二,在资源配置中要尽可能地减少政府的干预,让市场机制发挥更大的作用。也就是让市场在金融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第三,要改革金融监管框架,监管框架改革的目的是为了保证金融市场、资本市场有效公平地运行,最关键的是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来源:经济参考报)

返回列表
下一篇:刘鹤出席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并讲话 强调扎实推进国有企业改革
友情链接:香港六合彩公司  香港六合彩公司  香港六合彩公司  香港六合彩公司  香港六合彩公司  香港六合彩公司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